信息详情

济南十年相亲角陷尴尬境地!

2019-5-4 17:48:57 点击次数:266   发布者:菲儿  


发布时间:2017-02-21 08:17:47  |   来源:大众网  |   作者:佚名  |   责任编辑:DH001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,感恩。
  济南的泉城公园内,每逢周末,最热闹的地方就是东南角生态广场的“相亲角”了。众多的人们从济南的各个地方来到这里,为了给孩子、给自己寻找幸福。每一次交谈都带来了希望,可交谈过后,年龄不合适、条件不符合都会给人带来失望。希望和失望不断在这里交织,幸福好像一下子抓到了手里,又一下子遥不可及……

  四年了,几乎每周末都来“相亲”

  2014年夏季,一位市民正在阅读悬挂的相亲资料,目前这些资料已经不允许悬挂了。
  “小伙子,你今年……”63岁的李霞(化名)刚想搭话,对面的小伙子却一回头,招呼起了在不远处玩的孩子,让李霞生生把后面的“多大年纪”咽回了肚子里。“哦,已经有孩子了,那还来这干什么呀!”失望的情绪让李霞有些忘记了这里是一个所有人都可以来玩的公园,而不是只有要找对象的人才可以进入的区域。

  早上7点多,李霞就坐将近一小时的公交从位于济南西部的家里来到泉城公园,她顾不上看已经开放的迎春花,也顾不上看树上含着花苞的玉兰,而是直奔东南角生态广场的“相亲角”。这是她这四年多的时间里,几乎每个周六、周日都会做的事情,目的就是给35岁的女儿寻找个合适的丈夫。“我总觉得不能不来,万一哪个周不来,就有好的小伙子被人选走了呢?”。

  刚才想搭话的那个小伙子是李霞一上午看到的为数不多的生面孔。“这里几乎全都是家长来给孩子找对象。”李霞说:“你看,那个人,他家也是个闺女,今年都40多了,比我还着急呢,刮风下雨她都来。”在相亲角待了四年多,那些熟面孔家的孩子是个什么情况,她都一清二楚。

  离生态广场还有一段距离,就能够看到三三两两的老人们围在一起的人们,交谈声传到十几米之外。“你家是男孩女孩?”因为有着同样的目的,这里的人们对话开始的格外容易,但几乎都是统一程式,如果听到对方的孩子跟自己家孩子性别一样,大都笑笑就走,继续寻找下一“目标”,要是性别对了,就再问问年龄,年龄合适就再问问条件,觉得差不多了就看看照片,留下个联系方式,期待两个孩子能够擦出点“火花”。

  转了一上午,没遇到个男孩

  男女比例2:8

  为了给人牵线搭桥,热心人魏老师专门准备了两台手机。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刘雅菲 摄

  朱丽(化名)的女儿今年26岁,按说还不是特别着急的年纪,但朱丽已经坐不住了,“我在这转了一上午,怎么一个男孩都没碰上呢?”因为第一次来到相亲角,朱丽还不是很好意思开口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,找了几个看起来面向比较和善的人搭了个话,对方家也都是女孩子。

  这种情况并不是巧合,“在这里相亲的人,男女比例最多也就是2比8,而且这2成的男孩子里头,还有一大半是离婚的,带孩子的,要不就是家庭条件很差的,女孩子里,得有一大半是30岁以上的”,在这里观察了三年多之后,刘娟(化名)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:“要不是真没办法了,谁会来这呀”,刘娟的女儿今年40岁了,一直是单身:“你说说,我们孩子个子不矮,长得也行,我和他爸爸都是国企的,孩子怎么就能单身到现在了呢?”

  “年轻的时候还说不要农村的,不要不是独生子女的,现在这些都不挑了。”刘娟说,她现在最后悔的就是闺女二十八九岁的时候,说自己想再玩玩,还不想找对象,当时就由着她了:“对于女孩子来说,三十岁是个坎,一旦过了三十,就真的难找了。”

  “有些男孩的家长,牛着呢,你看,就那个人,孩子是个大夫,也40多岁了”,刘娟扬了扬脸,用下巴指了一下远处的一个家长:“去年,我给他打电话,结果人家说不行,你闺女太大了,我一听就来气了,他儿比我闺女还大两岁呢,怎么就成了我闺女年纪太大了呢?这不,她也还在这找着呢。”作为20%当中的一员,王强(化名)和吕燕(化名)觉得给儿子找对象同样不容易。每当在相亲角看到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姑娘,老两口都会快步走上前,吕燕的脸上会不自觉地泛起慈祥的笑,就像是看到了未来的儿媳妇:“我盼儿子结婚的这一天盼了太久了,孩子没结婚,感觉这一年一年的,太快了……”。

  家长们正在公园内阅读“红娘”魏老师收集的资料。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刘雅菲摄

  吕燕的儿子今年已经42岁了,一米八多的个子,自己开了个小公司,还有些商铺投资,收入挺稳定,20多岁的时候领过证,但还没办婚礼就离婚了。就这条件,很难入相亲角内女孩父母的眼:“都喜欢未婚的,工作稳定的。”有一些即便见了面,又会被自己的儿子否掉:“有的女孩说是1米75,一见面恨不得跟我儿子一样高,有的女孩说1米64,一看穿着高跟鞋也就1米6。”

  “相亲角”成了婚介揽生意的地方

  “这个相亲角,应该得有十年左右的时间了。”相亲角内,济南市民张先生说:“最初的时候,是一个大学的张教授,他拿着孩子的信息在这帮孩子找对象,后来孩子的对象找到之后,他又在这义务的给人登记信息,慢慢这么发展起来的。”

  就是这样一个有着十年历史的“相亲角”,目前却陷入了一种很尴尬的境地。

  去年10月之前,一走到这个相亲角,就像是进入了一个迷宫:“到处都是绳子,上面挂着征婚的信息,人们走到这的时候就可以看看,比较方便。”张先生说。但现在这些绳子都不见了踪影。在相亲角内的树上,还能看到济南公安局千佛山派出所和泉城公园管理处张贴的告知书,表示要对进入泉城公园在生态广场区域及其违规婚介予以取缔。

  “都是因为前一段时间有婚介在这打架,所以就给取缔了。”李霞说,之前在绳子上挂信息有的是要收费的:“一个月5块的也有,10块的也有”,李霞说,他们还说要帮人介绍对象,但光说也没有个办的。

  取缔之后,人确实少了一段时间,但是婚介却从未撤离:“他们就在那等着,要是有人去,她就过去留下联系方式,把这些联系方式变成自己的资源。”李霞说,“还有的就把人叫到自己的店里去谈,说是给介绍对象,但最后介绍成的也很少,这里都快成了他们揽生意的地方了。”

  不仅有婚介,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也会趁机行骗。“我在那挂了1个多月的信息,就接到了六七个电话,有很多一看就不是真想结婚的。”赵欣(化名)今年50多岁,想给自己找个老伴,相亲角给了她这样的机会,但又给她带来了挑战:“不能完全相信人,需要自己好好去鉴别。”

  义务红娘六年,介绍成了几十对

  虽然不完美,但相亲角总是一个幸福开始的地方。为了这个最基本的功能,多位老人来到这里,成为了义务的“月老”、“红娘”。

  张先生就是其中一位,19号这个周日,他又戴着小红帽,拿着自己做的一打信息表来到了“相亲角”。“去年我已经做了一些了,都发出去了,他们说有点大,不方便,这次又我改良了一下,重新做了122张。”张先生做的这些信息表下面是硬纸板,上面则是分别贴上了蓝色和红色的纸,并且拴上了绳。“现在不让贴信息了,大家把这信息表自己领回去,拿在手里,互相一看就知道是男孩女孩,便于交流。”

  “你这有没有从澳大利亚留学回来的姑娘?”看张先生手头拿着很多信息,一位家长到他这里来咨询。“我这里没有,你去问问魏老师那?”张先生回答说。

  张先生所说的魏老师是“相亲角”内的义务“红娘”,也是相亲角的红人,家长们来到相亲角,几乎都要到魏老师这里看看有没有合适的。“我最初来到这里,也是为了给孩子找对象,后来孩子找到对象之后,又觉得平时没事,就到这里来当义工,帮大家挂挂信息。”

  在不允许用绳子挂信息之后,张先生和魏老师又把信息整理在了本子上,供家长们翻阅。“魏老师这几年分文不取,每个周末她闺女都开车送她来。我原来说魏老师帮我操心,我想给魏老师个电话费,可她说不能要,因为要了钱,这性质就变了。”张建(化名)也是一位家长,几年的交道打下来,他对魏老师有着满心的感谢。

  “头几年,我每个月都得搭上几百块钱电话费,后来我学聪明了,准备了两个手机,一个联通的一个移动的,再办个包月,电话费就能省下来一点了。”魏老师说。

  几年下来,因为魏老师牵线搭桥最后结婚的已经至少有几十对了:“但当人问起他的姓名,她却很低调,我不给自己记功,这里的家长太不容易了,我就做了点小事。”

  

(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刘雅菲)